2008年6月12日 星期四

Glenn Beck的改變

video

關於 Glenn Beck

Glenn Beck 生於1964年十月,現在是在美國當紅的電視與電台主持人,被譽為是保守派的政治評論家,他的廣播節目在美國各地超過260個頻道撥放,以Glenn Beck為名的電視節目於2006年5月開始在CNN電視頻道開播,成為全美當紅的新聞評論節目。

Glenn Beck除了主持廣播與電視節目之外,同時也是融合雜誌的主辦人,並且是紐約時代週刊bestselling 的主筆。

這個Video是Glenn Beck談到自己歸信的經過,如何真正的去認識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,到最後福音改變了他的生活以及他的家庭。以下為本VIDEO內容中文翻譯


過去(Life Before)   

  我待人處世的方式,還有其它以前做的事,回想起來,有時候還是會臉紅,也試著讓它們過去。我30歲時,連個朋友也沒有,在一家我有生以來待過最小的廣播電台工作──我從15歲就開始工作了──當時我無藥可救的酒鬼,每天都用毒品,連家人也唾棄我。

歸信(Conversion)   

  最大的改變是在我試著找工作時,沒有人願意雇用我,沒有人相信我真的會改變自己,沒有辦法找到經紀人代理我。我花兩年的時間試著打入廣播主持人的圈子。我的妻子,當時還沒結婚,告訴我她不會嫁給我,除非我們兩人找到共同的宗教信仰。我想,拜託,我沒辦法歸信宗教,那東西不外乎是洗腦、權力和金錢的遊戲。
  她說:「那我就不會嫁給你。」
  所以,我就像個沒骨氣的男人一樣說:「好啦好啦,我們去找一個教會。」就這樣我們去參加各種不同的教會聚會,我們甚至去過那種──我不蓋你,那種根本就是無神論者主持安息日佈道會。那些觀念真的很有趣。我妻子說:「呃……我覺得我比較喜歡那種真正相信有神的教會說。」
  然後我的一個朋友打電話給我,問我:「我們當朋友多久了?」我說:「你想幹嘛?」他說:「你真的在找教會嗎?」我說:「少來,你冷靜點,我不會去你的教會的──他是個摩門教徒。」我說:「我絕對不可能,成為摩門教徒。」他說:「你欠我這個人情,你欠我這個友誼。我們當朋友20年來患難與共,你欠我一個安息日的聚會。」我說:「好啦,什麼時候?」他說:「9點到中午。」我說:「別開玩笑了!三個小時!你瘋了嗎?如果你們得花三個小時來做別人一個小時就做得好的事,你這宗教也太沒力了。」
  就這樣,我們去了。我女兒有腦水腫,她也去了。你知道,小孩子對於尋找教會沒什麼興趣。那天我們聚會結束離開時,我女兒說:「我們可以再回來這裡嗎?」我太太和我停下腳步說:「什麼?」她說:「我覺得心裡好溫暖。」於是我們開始參加聚會,我想,反正孩子喜歡。
  大約六個月以後,我在教堂裡聽一位很像Mr. Amazing Plastic Band 的弟兄上課,他是第一個最高興看到我們的人,第一次見面就說:「噢,我真的好愛你們!」我想,得了吧你,老兄,十分鐘後你就會討厭我了。拜託,我這輩子,都恨著我自己。
  他那在主日學時上課,談著我從來沒聽過的宗教概念,他說:「這怎麼可能做得到?我們要怎麼達到這目標?」我對他說的這段話記憶猶新。他說:「唯一的方法,就是我真心愛你,你也真心愛我,我們可能不會事事看法相同,但我們彼此相愛。」我才了解,他是我看過,最真心誠意的人。直到那時候,我才開始想,我不管地下室是不是只有Kool-Aid(無酒精的甜飲)可以喝,我想變得像這樣,我想要在第一眼看到一個人時,能夠真心誠意地愛這個人,這是個多麼棒的目標!這是真正改變我們的生活的原因。
  我們在一個星期天受洗。隔天星期一,一個經紀人出乎意外地打電話給我,說:「我聽說你想要當廣播電台主持人。」我說:「是啊。」接下來,我所說的事都是真的,不唬你。他說:「你知道有個人叫 Gabe Hobbs(美國知名的電台策劃人)?」我說:「我聽過他,但我不認識他。」他說:「我知道你得和他連絡上,他可以幫你。」他話才剛說完,我沒騙你……我電話的另一線有新的來電,我說:「請等我一下,George。」我接起另一線,說:「哈囉。」對方說:「你是Glenn Beck 嗎?」我說:「是。」他說:「我是Gabe Hobbs。」我回頭告訴我的經紀人,他說:「哇……你……有沒有覺得上面的(神)很照顧你?」我說:「是的,沒錯。」    
  〔記者問:「所以事情就這麼開始的嗎?」〕
  
事情就是這麼開始的。我們一直感到,每一步路,都受到了極大的祝福。

家庭(Family)   

  這祝福改變了所有的一切。我以前是個酒喝得很兇,活得瘋狂,再不該講的話都敢講的人。我……我誤入歧途,很長的一段時間。但這宗教完全改變了我,改變了我的家庭,把我們關係拉近。曾經,星期天對我們來說是最難的觀念──光是守安息日這個想法。現在怎麼想,都覺得守安息日才是對的。
  現在我們最喜歡的一天,就是星期天。因為這天我們除了和家人在一起外,什麼事也不做。我們了解到家庭對我們來說,才是真正最重要的。
  大約在一年以前,我問我的孩子們:「我們家最好的是什麼?」他們回答:「星期天!我們可以在一起度過,全家在一起──星期天!」   
  〔記者問:「這變成你遠離一切的救難所。」〕
  
沒錯。我知道。如果不是這改變,我大概不會在這裡。我可能還是個酒鬼,失去了家庭,我……我當時真的做不到。現在,一切變得有意義。就好像,你去買車,你會拿到一本車子的使用手冊。沒有人在看那東西,我也從不去讀它。現在我看了使用手冊,覺得一切都有意義起來,從上到下,我找到了解讀生命的角度。

神(God)   

  我想,我一直在想的一件事是:呼求祂,呼求祂。我試著盡一切所能地接近祂,和祂建立一個熱情且親近的個人關係。告訴祂:「神我真的辦不到,請幫助我。」這真的很神奇,很神奇。  

妻子(Wife)   

  我很幸運,也很有福氣,能有個妻子告訴我:「你現在就給我回家。」我需要她這麼做。
  她是我看過最堅強、最了不起的人。她是我做一切事情的伙伴。我的妻子是我最重要的合作伙伴。工作上的伙伴知道你的極限,他們知道Glenn不能做這事,這事成不了,因為這事會影響到其他這件和這件事。
  我的妻子也是如此。你知道,我希望一天有50個小時,我可以將這50個小時排得滿滿的。但我需要有個人在旁邊告訴我:「夠了。」

(本段VIDEO由momoc協助翻譯撰寫)

沒有留言: